更多
服務熱線:18078196119

地 址: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大華路26號

電話:18078196119

QQ:690167187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焦點訪談》:買農資一味的貪便宜,會吃大虧的!



           種地雖難,但也不能只貪圖便宜!

  假種子、假化肥,坑農害農危害巨大。

  良心!良心!良心!


  假種子、假化肥,坑農害農危害巨大。這樣的事媒體沒少報道,農民朋友對這種不法勾當的警惕性也不斷在提高。不法分子為了繼續獲得暴利,也不斷翻新欺詐手法。去年,河南郟縣就有不少農民上了一次大當。


  在河南省郟縣薛店鎮,村民周許承包地里的果樹已經枯萎,損失了大概300多棵樹,4萬多元錢。


  周許從外地打工回來,貸款承包了70畝土地種果樹,眼下他連補種樹苗的錢都沒有了,每天只能這么無奈地等待。遭遇意外的不僅是周許一家,同村的肖志強聽說記者來了,特地把記者領到了他家的葡萄地里。


  正是葡萄即將成熟的時候,然而記者看到,到處是枯萎的枝葉和果實,這些也是兩個月前剛掛果時死亡的。肖志強說,他家20畝葡萄受到影響,損失在20萬元以上。


  除了桃樹、葡萄,出現問題的還有花生、蘆筍等經濟作物,甚至連玉米這樣的大田作物也受到了影響,問題都是出現在兩個月以前。


  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呢?村民們說,這是因為地里都使用了同一種肥料。周許說,導致桃樹死亡的是今年5月份購買的一批化肥。在一位村民家中,記者見到了還沒有用完的這種化肥。


  這位村民是種了幾十年地的種植大戶,購買了這種總共20噸化肥后,覺得味道不對,他試著用了一些在玉米上,玉米苗受到了影響,他沒再使用,化肥也就留到現在。


  村民們說,發現問題后,銷售化肥的人員還在陸續向村里運送化肥,他們攔住了這些人,想要個說法。


  這些人中的王長根是化肥經銷商,村民們說,出現問題的化肥就是他負責銷售的,但由于當時沒有任何證據,僵持了一陣后,對方還是離開了。村民們隨后向執法部門進行舉報。


  6月8日,村民們拿到了檢驗報告。村民趙發五告訴記者:他(執法人員)說化肥不假,不假就是含氮。我說不假,他可叫的是智能緩釋,他說那也就是虛假宣傳。”


  記者仔細查看這份檢驗報告,氮含量一項顯示合格,在標識一項注明:微量元素含量無法通過驗證,產品名稱中使用了不實、夸大性質的詞語,以錯誤、引人誤解的方式介紹肥料,結論為不合格。


  如果并不是假化肥,僅僅是標識不實夸大,那村民們的苗木死亡又是怎么回事呢?記者按照包裝袋上地址找到了這家化肥廠——內鄉縣壯田肥業有限公司。


  負責人張國生承認,郟縣村民們使用的這批化肥確實是自己生產的,包裝袋、品牌也確實是自己企業的,不過這批化肥并不是包裝上所說的智能緩釋肥,更不能用于果樹等經濟作物上。


  張國生說,郟縣村民們使用的實際是低端的氯化銨肥,使用一公斤氯化銨比在土壤撒一公斤食鹽帶入的氯離子還多,通常只能用在南方水稻種植區。


  雖然也可以用在玉米上,但郟縣等地今年干旱少雨,玉米種植上都必須嚴格限量使用?,F在把它當成智能緩釋肥,用在果樹、花生、煙草等經濟作物上,必然導致作物死亡。


  那么這種肥料怎么賣到了郟縣村民手中呢?張國生說:“當時有個往我廠里送貨的司機叫王長根,他說自己使的,給我便宜點。我就使用這包裝給他做了個百十噸化肥。” 

 

  在張國生這里,記者又一次聽到了王長根這個名字,也就是給郟縣村民賣化肥的這名男子。張國生說,王長根今年5月份找到他,要求訂制一批肥料。


  而自己在接手這個化肥廠之前,廠內留下了一批這種包裝袋,質監部門認定標識不合格,已要求停用。王長根說訂制的肥料是個人用,張國生就將氯化銨灌裝進這種包裝袋,以每噸620元的價格賣給了王長根。王長根和農民簽訂合同時使用的印章是偽造的。


  張國生告訴記者:“他自己弄個公章,刻個公章,說是廠子里的,我廠搞宣傳促銷的,我就我自己一個,我也不出去賣貨,我也不搞宣傳促銷。”


  現在看來,這名叫王長根的男子從化肥廠以620元一噸的價格,購買了氯化銨肥后,以2600元的價格轉手在郟縣進行了銷售。他又是怎么把這些化肥高價賣出去的呢?村民們回憶了當時購買化肥時的場景。


  河南省郟縣薛店鎮吳村村委會主任吳昊鋒說:“說是開會學習,學習種玉米咋種, 招呼幾個種地大戶,我說可以啊。”趙發五說:“找上我的門,說是國家的扶貧政策,專家在這講座呢,你去聽聽,他們車接車送。”


  在一位村民當時拍攝的兩張現場照片上,橫幅上寫的是農業技術指導宣傳大會,但村民們到現場才發現,這實際上是肥料推銷會,臺上一名自稱農業專家的人還給每人都發放了會員手冊,說銷售活動是扶貧開發雨露計劃的一部分,由廠家定點支持郟縣,并當場進行了試驗。


  趙發五說:“它這緩釋就是把化學試劑倒進去,土本來是半杯,然后推(變成)到一杯,土就還往上冒。”


  如此神奇的效果讓村民們眼界大開,活動一結束,主辦方當場和農民簽合同,村民們還沒到家,化肥已經送到了家中。在郟縣,至少有100多戶村民購買了這種化肥。


  那王長根買去的這批化肥怎么又以扶貧項目的名義,由專家登場進行了推薦呢?河南一位長期從事農資銷售的知情人告訴記者,受害村民其實遇到的是一種新型的欺詐方式,當地稱作“忽悠團”,所謂的專家是假冒的,他們賣的化肥和國家扶貧開發雨露計劃更沒有半點關系。


  知情人介紹:“這是地地道道的‘忽悠團’,就是以專家教授的名義,宣講推銷他的假化肥,把農民請到所謂的工廠里或特定的空間里,進行講座、洗腦,這有個行話,叫‘趕豬’,‘豬’趕來了,開完會了,開始上當了,把錢交了,肥料送到家了,這個過程叫什么呢,‘殺豬’。”

 

  這位知情人說,在河南、安徽一帶,至少有兩、三千人專門用這種忽悠的方式,常年從事農資銷售活動,只要熟悉套路就可以招攬一撮人組團:操盤手或者從化肥廠訂制肥料,或者和工廠相勾結,以講課的名義,由所謂的專家對村民進行洗腦,之后當場迅速收錢賣貨。


  像王長根搞的這一次銷售就能獲利幾十萬元,在這一過程中,對村民車接車送,有時還請客吃飯。


  河南一家化肥廠銷售總監證實了這位知情人的話,他告訴記者,他的工廠就可以根據客戶需要,隨意訂制各種品牌、各種養分含量的化肥。


  至于郟縣村民們看到的所謂高科技實驗,更是圈內人人皆知的小把戲:“都是化學的東西,我都能做。用的什么膨松劑了,把土和化肥弄一起,土可以脹起來,忽悠忽悠老百姓的。”


   而像這樣被“忽悠團”忽悠后產生的相關投訴,到最后大多會不了了之。


  明明是蓄意進行的欺詐,難道相關部門管不了嗎?郟縣的村民們告訴記者,在5月份發現問題后,他們就向工商部門進行了舉報。記者來到了郟縣工商局,郟縣工商局紀檢組長王隨釗表示:“他們沒有營業執照,過來銷售化肥,工商部門接到舉報之后,把他們取締了。罰款15000元錢。”


  這位負責人說,調查中,他們只發現了無照經營這一個問題。至于化肥的質量,這位負責人說,從報告上看,氮含量一項合格,就意識著質量合格,至于不法分子將嚴格限量使用的氯化銨包裝成智能緩釋肥,那只是標識的問題。


  他告訴記者,對工商部門來說,此事已經結案,標識問題應歸技術監督部門管理,記者來到了郟縣質量技術監督局。郟縣質量技術監督局辦公室主任張政權告訴記者:“按職能分工上,我們只負責本地企業的生產領域的監管,流通領域,國務院有界定,是屬于工商方面的。”


  工商局說應該是質監局管,質監局卻說還應該是工商局管,到底歸誰管呢?記者查閱法規發現,根據《肥料登記管理辦法》,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農業行政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肥料監督管理工作。


  記者來到了郟縣農業局,郟縣農業局執法大隊大隊長張廷杰說:“根據它的檢驗結果,它的質量是沒問題的。涉及虛假宣傳和標識問題了,不是農業部門的職責。”


  這位執法人員說,他們當時也接到了舉報,根據調查,確實至少有一百多農戶購買了這種化肥。


  但根據行政處罰法:對同一違法行為,不得給予兩次以上罰款的行政處罰,最終確定工商部門立案,農業部門并未采取措施。而從檢驗報告看,農業部門即使想介入,也無能為力。


  張廷杰說:“它有虛假宣傳和誤導。作為農業部門來講,從質量這一塊,沒有法律能套住他。這事應該問工商局、質監局。”


  跑了一圈,記者又回到了原點。村民們說,從事件發生到現在已經兩個月,他們像記者一樣,跑遍了所有相關部門,但最終的處理結果,僅僅是非法經銷人員被處罰15000元,就再沒人過問過一句。


  記者離開郟縣時,周許告訴記者,他還留著這些樹苗就是希望保留證據,如果再沒有任何說法,他只能放棄農業生產。


  這化肥賣的,簡直就像一場精心準備的魔術表演。用化學試劑障眼,用新名詞洗腦,用專家講座包裝,如此光怪陸離,難怪農民會上當。


  像這樣把普通化肥吹噓成根本不存在的“智能化肥”,明知錯施會造成危害卻還忽悠農民,就是典型的“坑農害農”,它應該得到及時徹底的查處,才能有效維護群眾的利益和政府的威信。

來源:網絡

免费欲久久网站